月の揺り籠

——回歸於晚上的安逸

黑子的籃球

火黑、青黃、高綠、木日
紫冰、紫赤
青火、火黃、綠高

其他一概不吃www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トキ音、レンマサ、那翔、カミュセシ

スタスカ
0212

デユラララ!!
静臨

NO.6
鼠苑

Tales of series
TOE
ギルメル
TOS
ゼロしい
TOA
ルクティア、ジィアニ
TOG
ヒューパス、リチャソフィ
TOX
アルエリ

逆転裁判
なるマヨ、響茜

反逆的魯路修
LC

紫字是反應會極大的,這樣一看我還是喜歡很多BG的嘛(?
如果有同好的話,歡迎勾搭!!

posted at 15:04 | 日常 | TB(0) | CM(1)
前言︰

  -小真其實是有錢人家的少爺
  -兩人完全不幸福
  -Bad End



  下午三點十五分,他拉著那台有點鐵鏽的板車,沐浴在路人的目光下,來到你的家前。你的家早已不是五年前他熟悉的那個,他遲到了十五分鐘的理由大概也是因為這件事吧。
  
  「小真抱歉我來遲了!找你的家時迷路了……噗!」
  「笑什麼笨蛋。這不是你叫我穿的嗎。」
  「雖、雖然是啦……可是沒由來的想笑嘛……」

  他來到穿著秀德高中制服的你面前,看到你的打扮,他一下子就失禮的笑了出來。你托了托眼鏡,不滿的別過臉。曾經那麼合身的制服,現在也變得鬆垮垮的,衣不稱身的感覺令你有點不自在。
  
  「這樣看小真你還真是瘦了很多呢……醫生的工作很忙碌吧?」
  「既然知道,昨天就別突然傳短信叫我出來。」
  「抱歉抱歉,今天無論如何都想要見你嘛。回去秀德總覺得一定要有小真在身邊,不然好像少了什麼似的。」
  「哼。」

  他領著你走到板車的後座,然後猜了一次必輸的拳。你坐進了後座,一切就如高中的時候一樣。

  板車開始緩慢的前進,負責拉車的他的聲音從前面傳來,問的卻是你不願意去想、也不願意跟他說的事。

  「小真跟女朋友交往得還順利嗎?」
  「我今天都這樣跟你出來了,你還要問嗎?」
  「哈哈,抱歉。……也對呢,要是順利,就不會答應跟我一起來了。」
  
  聽到你的回答,他會意並開始談端論其他話題。每到交通燈的位置你們就重複那個沒有意義的猜拳,然後你們到達了母校。

  寒假中的學校很冷清,你們把板車拉到後庭。二月的寒冷天氣使得櫻花樹連花蕾也還沒有長出來,你們看著單調的樹枝,沉默了好一陣子。

  「小真你記得這裡嗎?」
  「啊,我記得。」
  「那時候第一次知道小真的家竟然那麼有錢,竟然還有未婚妻呢,真是嚇我一跳。」

  五年前,高中畢業的那一天,他在這裡跟你告白。你第一次向他表明你家的事情、還有有關你未婚妻的事,然後他被徹底的回絕了。
  即使如此,他還是固執的要你收下他制服的第二顆鈕扣。你記得,自己哭著收下了。
    
  「吶小真,那顆鈕扣,你還留著嗎?」
  「哼,那種東西,我早丟掉了。」
  「咦——好過份,那可是我的心臟啊?怎麼可以丟掉呢。」

  制服上的第二顆鈕扣,最接近心臟——所以他才會把鈕扣交給你。
  你都知道,所以其實你有把他的「心臟」好好保管,只是你的自尊不允許你坦率地回答。
  
  「我啊,還喜歡著小真喔?」
  「……笨蛋。」

  你真心的覺得,他是一個無藥可救的笨蛋——不論是五年前的他、現在的他、還是昨天晚上,傳了那封短信給你的他。

  * * * 
  
  之後,你們走遍了校園的各個地方,課室、天台……每到一個地方你們都停下來聊了一會兒往事,雖然主要都是他說,你很少參與。最後,你們來到了籃球場的時候,已是黃昏。

  你們拉開籃球場的門,橙黃的夕陽照進了場內,球場上只有你們兩個的影子。 

  「小真,最後能給我再看一次……你的投球嗎?」
  「……」

  你點了點頭,拿起了籃球。早已經沒有纏著繃帶的左手,現在不是為了打籃球,而是為了醫治別人而存在的。
  
  他看著你的雙手,從預備動作、到舉高、到把球投出——他的眼睛追蹤著籃球所描繪出來的弧線,然後看著它乾脆、準確無誤的穿過籃框。

  你回頭看他,臉上還是那個充滿自信的笑容——他看著,卻沒由來的想哭。

  * * *
  
  走出學校的正門,已是華燈初上的時間。
  結果你們還是沒有去取回那輛使用了三年的板車,就離開了這裡。
  你們一起走了一段路,然後走到了分歧點。高中的時候,在這個分歧點你們總是一起走向右邊;然而現在他卻站在左邊,回頭看你。

  「那麼小真,我走這邊喔。……你呢?」
  「……」

  你早已做了決定。  
  你朝他走過去,伸出左手拉起他的手。
  
  「——我陪你,走吧。」
  
  聞言,他笑了,你覺得這是他這一生人中最難看的笑容。
  你知道他大概想說什麼來拒絕你,然而你也知道不論他說什麼,你也不會改變你的決定。
    
  也許沒有什麼比這件事更令他高興,同時又令他難過了。
  
  結果你們兩個還是一起邁步向前走。
  兩人都不太熟悉這邊的路,他牽起你的手,你這才發現你因為本能的害怕而在發抖。
 
  「小真,覺得冷的話還是早點回家吧?」
  「不,我不冷。冷的是你吧。」
  「哈哈,也許是吧。」
  
  你們走著,終於到了目的地,而那裡不是你或他的家。你看了看身旁那台只有紅跟綠色的燈,綠燈正在閃爍,你知道它大概快要變紅了。
  遠處傳來電車快要經過的聲音,你刻意沒有去看,只是抬頭看著圓得出奇的月亮。
  
  「……高尾,今天的月亮真美啊。」
  「嗯,美到我覺得就算死掉也無所謂啊。」

  你跟他相視而笑,握緊了對方的手,然後向前踏步。
  那一步,便是永遠。













 To: 綠間 真太郎
  From: 高尾 和成
  Date: 13/02

  小真,還好嗎?
  算起來應該有五年沒有聯絡你了吧。

  也許你這刻正想著「這傢伙是誰?」這種事吧,哈哈。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接下來的內容,就請你忽略,然後請跟未婚妻過著幸福的人生吧。



  五年前,跟你告白的時候,你告訴我你家裡、還有關於你的未婚妻的事——那個時候,你哭著告訴我你沒辦法跟我在一起。
  我曾經恨過沒有去反抗父母決定的你。所以這五年來,我嘗試過過著沒有小真的生活。
  然而到了最後,我還是沒辦法把「綠間真太郎」從我的記憶裡刪除。

  我很不甘心喔。
  雖然不甘心,卻什麼辦法都沒有。
  每次想到小真就覺得很痛苦,心臟像是揪成一團般——
  我根本不能接受沒有小真的生活。

  啊,也許我這樣的說法有點不對……
  我的心臟,早已經在五年前送給小真了。

  意識到這點的我,能做的事似乎只剩下一件了呢。

  明天下午我打算穿著秀德的制服,然後回學校一趟。
  抱歉啊,小真。本來我是打算一個人去的,可是一想到那時候沒有你在身邊,就覺得很悲傷,悲傷得撐不下去。

  我啊,到了現在,還愛著小真喔。
  所以才鼓起勇氣,傳了這封短信給你。

  要是你也跟我一樣,願意跟我一起去的話,就請給我回覆吧——


  
  Fin. Written by Violette 19:31 14/02/2013



後話︰

究竟……有人知道……我在寫什麼嗎……
不明白我在寫啥的絕對不是你的錯,而是我的文筆有問題……orz
前幾天突然好想試試寫一下板車組的悲文,突然很寫他們兩個殉情的場面(到底
可是很明顯我還不夠功力,還要挑戰用「你」這種人稱,真是……!(?
結果造成了這種不知所謂的感覺,想寫的東西卻沒有好好的表達出來……QAQ
寫的過程很辛苦,除了要煩惱如何含蓄的表達他們的結局外,還要邊揪著心邊寫高尾的「遺書」QAQ
唉明明是情人節我為什麼會寫篇這樣的東西呢……真是無解^q^ 以下解說~

解說︰

這是個高尾獨自過了五年沒有綠間的生活,但始終沒法忍受沒有綠間的日子,決定去自殺的故事。
本來是不打算告訴綠間的,結果始終是想再賭一次,結果就有了那封短信。
至於小真呢,五年來其實也一直跟高尾一樣。收到短信的時候,其實他隱約察覺到高尾的想法,不過真正確定的,是看到高尾哭著看他投籃的時候。

啊還有正文最後兩人的對話,用的是很老很老的梗了……^q^ (有看同人的應該總有看過一兩次

小真說的「月亮很漂亮」是出自夏目漱石的翻譯,而高尾說的「覺得死也沒所謂」是出自二葉亭四迷的翻譯小說《愛絲雅》,兩句都是表達「我愛你」的意思。
題目:黑子的籃球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posted at 19:45 | 黑子的籃球 | TB(0) | CM(0)
 《任性而又可愛的,可不只貓而已》

 綠間真太郎自問今天也盡了能盡的人事,一如往常的來到學校。鞋帶是從右邊開始綁的、也聽從了「晨間占卜」的話把幸運物南瓜吊飾帶了過來。一切的動作都是那麼完美,綠間以為他今天也會擁有順利而又安全的一天。

 然而,這個想法在他打開課室的門,走到自己的位子座下,把書包裡的書拿出來打算放進抽屜裡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顆雪白的頭冒了出來,圓滾滾的綠色眼睛跟他互瞪了數秒,然後綠間終於反應過來——

 「貓?!」

 那隻被稱為貓的白色小生物以敏捷的動作鑽出了綠間桌子的抽屜,連跑帶跳的蹦上了課室後方的儲物櫃上。
 
 這大概是綠間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身高。
 接近兩米的身高讓他不論多不願意,還是會自動捕捉到小貓的身影。

 「我買牛奶來囉,有乖乖的嗎——呃、小真?!」
 
 綠間看看高尾手上拿的牛奶,再看看櫃頂上的生物,在一瞬間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高尾……」
 「別這樣瞪我啊……」

 高尾心虛的別開眼睛,走到儲物櫃前輕聲的把小貓逗下來。大概是看見認識的人來了,小貓也乖乖的跳下來,在高尾的懷裡縮作一團。

 「這貓是我妹的朋友的啦。因為出遊了所以就寄放在我們家,可是早上大家都上班上學去了,所以我只好偷偷的把牠帶來學校。」
 
 「看,很可愛吧?」高尾遞起貓咪的一隻手,捉著肉球向綠間揮了揮。
 「……」
 「雖然本人在眼前我才這樣覺得,可是雪球還真像小真啊。」高尾來回看著綠間跟叫作「雪球」的小貓,「當然你比小真坦率得多了,吶?」比較完畢之後,他對小貓笑了笑,問了這個讓他惱火的問題。
 
 小貓像是聽懂了高尾的話,「喵」了一聲當作回應。
 
 ……不坦率還真是抱歉啊。

 高尾邊說話邊跟撫摸小貓背部的身影實在太過礙眼——綠間瞇了瞇眼睛,盯住躺在高尾懷裡、好像很舒服的小貓。

 「……別妨礙到我就好,其他隨便你。」再盯下去也沒用。綠間嘆了口氣,推了推眼鏡,走回自己的座下。

 「是的——」
 「喵——」

 一人一貓齊聲的回答,又讓他更煩躁了。

* * *

 綠間真太郎渡過了身為一個學生最不稱職的一日。

 原因,自然是那隻面目可憎(只有他這麼覺得)的生物。
 那個白色的頭顱常常從高尾的抽屜裡探出頭來,用得意、眩耀般的眼神(還是只有他這麼覺得)看著坐在高尾後面的他,害他以為牠隨時都會撲過來,幾堂課也得心驚膽顫地聽老師說話。

 好不容易撐到午飯時間,綠間精神上的疲勞卻已經超出負荷。

 「小真你剛才一直在盯著我的抽屜對吧?」
 「別把眼睛用在這種地方!」

 老師剛走出課室的門,高尾就馬上轉過來問他,調侃的語氣讓綠間心情更差。
 然後他們開始吃起便當,雪球則躲在高尾的抽屜,偷偷的喝著牛奶。

 「話說小真,今天你的幸運物是啥啊?」
 「南瓜吊飾。」
 「嗯?今天的幸運物很正常呢。」
 「對,所以也省了不少……等、你想幹嘛……!」

 那是一瞬間發生的事。
 綠間從懷中拿出鮮橙色、耀眼的南瓜吊飾後,似乎馬上就吸引了貓咪的注意。雪球從高尾的抽屜鑽出來,尖銳的貓爪勾走綠間手上的東西,以俊敏的動作跑出了開著的教室大門。

 「可惡,把我的吊飾還來!」
 「啊、小真等等!」

 綠間馬上丟下吃到一半的午飯,追著小貓來到中庭的草地,平常本應是學生吃飯的人氣地點,現在卻因為寒冷的天氣,一個人也沒有。也全靠這樣,兩隻貓的身影很容易就被找到。

 兩隻……貓?

 「竟然、增加了……?」

 綠間走上前,不敢相信這對他來說簡直是地獄般的光景。
 貓,從一隻變成兩隻。
 一黑一白的貓爪在把玩著他的南瓜吊飾,讓極度討厭貓的他只能站在原地,看著重要的幸運物被「摧殘」。

 ……仔細一看,這隻突然出現的貓還真像某人啊。
 黑色的毛、向上吊的眼角、橙色的瞳孔——

 「……簡直就像高尾一樣啊。」
 
 黑色小貓的動作異常活潑,明明是不知道在哪冒出來的貓,卻已經跟雪球混熟,不時用手爪抓牠的耳朵或是湊過去,讓他愈看愈對牠產生嫌惡感。
 
 貓本來已經夠討厭了,這隻黑色的貓讓綠間的不快指數快要爆錶。

 「小真!你突然跑出來幹嘛啦……咦?怎麼多了一隻貓?」
 「高尾你來得正好,把我幸運物拿回來。」
 「小真明明就是同種族的嘛,自己去不就好了……」明顯覺得麻煩的聲音。
 「高尾你說什麼?」
 「沒什麼?好啦我去拿就是了!」看見綠間充滿威脅意味的眼神,高尾只好認命跑到兩隻小貓之間,把被抓得滿是傷痕的可憐吊飾救回來。
 
 「話說回來,這隻黑色的貓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是野貓嗎?」高尾看著兩隻玩得歡快的貓,雖然是個令人微笑的畫面,但另一隻突然出現的貓帶來的麻煩還是不能忽視。

 「誰知道。回去繼續吃飯了,高尾。」
 「小真等等啦!不能就這樣把牠們留在這裡啊!」高尾急忙的抱起兩隻貓,追上綠間漸漸走遠的背影。

 多虧高尾的「多管閒事」,綠間又再戰戰兢兢地上了三節課。

 * * *
   
 到了部活結束,綠間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都已經疲憊不堪。換下隊服,綠間跟高尾離開了學校。因為早上沒有拉板車上學,下課也自然是用走的。
 
 「明明照著晨間占卜去做了,這麼不走運的日子還是第一次……」綠間深深的嘆了口氣,其中的疲態跟無奈顯而易見。

 盯著高尾手上抱著的黑色小貓,綠間問:「這隻野貓,你打算怎麼辦?」
 「嘛……先帶回家,問問妹妹的同學能不能收養好了。不能的話我家養也可以啊,反正我們一家人都很喜歡貓。」
 「……」

 「吶,小真,將來我們一起養貓怎麼樣?」
 「不要。」他已經不想再聽到任何跟「貓」有關的事了。
 「咦——為什麼啊?小真還是不覺得可愛嗎?」
 「……不覺得。」
 「真是的,一點都不坦率。」明明剛才練習的時候就很留意小貓的位置,就深怕牠們會受傷啊。
 「……反正我就是沒有那隻生物可愛。」
 「啊哈,小真你在吃貓的醋?」
 「你給我閉嘴!」

 「小真真是笨蛋啊……我是說過你沒雪球坦率,可沒說過你沒有牠可愛喔。」高尾把兩人交握的手帶到自己面前,在綠間的手上落下一吻。
 
 綠間被嚇了一跳,慌張的抽回手,別過頭慣性的托了托眼鏡。
 雖然綠間的反應是高尾早就預想到的,但看著他紅透的耳根,高尾還是滿足地笑了。

 半響,綠間才轉過頭來,清了清喉嚨道︰「……哼、你果然還是那麼輕浮啊。」
 「噗哈、輕浮什麼的,小真你是哪來的貴族大小姐啊?」高尾聞言抱著肚子笑了好幾分鐘,綠間則早已習慣他的奇怪笑點,也懶得開口阻止他的嘲笑。

 「……話說,小真沒有否認呢,我們將來也會在一起的事。」
 「什、我、我可沒這麼說……!」
 「哈哈,我明白我明白——」

 鵝黃色的街燈照射到這樣吵吵鬧鬧的兩人身上,在他們身後拉出長長的影子。
 高尾和成抬頭看看身旁還在抱怨的人,又低頭看看那隻再次乖乖地被他牽住的手,禁不住揚起一個苦笑,打消了收養貓的念頭。

 ——任性而又可愛的小貓,果然還是一隻就夠了。

 Fin.

 Happy Birthday to Takao Kazunari. By Violette. 21.11.2012

 和哥生日快樂!!!
 這是篇CP感薄弱的賀文,所以雖然是生日可是小真連一個吻也沒有送給和哥,我超不好意思的(欸
 小真對貓根本是同族嫌惡超萌的啊小真我愛你喔喔喔!(以上是我跟高尾的發言(高尾的生日呢

題目:黑子的籃球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posted at 09:45 | 黑子的籃球 | TB(0) | CM(0)
《暗示》

 一位身高差不多有兩米高的綠髮男性,現在正站在一個商場內,鬼鬼祟祟的東張西望。他纏著繃帶的左手心上乘著一隻小小的兔娃娃,娃娃可愛的造型跟他的外表完全不合襯。

 他站在原地已經有十分鐘。

 好不容易等到前面的女高中生群走遠,他終於逮到機會走到目的地的大型膠板前面。膠板上印有十二星座的符號,而每個星座旁都有一個小洞,通過那裡就可以看見該星座的每月運程。

 「唔……」

 男子謹慎的再次確認身旁沒有任何人,然後帶著一絲不安與猶豫走到「巨蟹座」的區域前面俯下身子。他單起一隻眼睛,透過膠板上的一個小洞看見了自己星座的九月運程。

 "火星來到戀愛宮,一向比較內斂被動的你,九月在愛情上倒要主動出擊。遇到吸引你的人,不妨鼓起勇氣去結識、約會對方;若你對某人動心,也可向對方作出一些表示,不要猶豫。"

 「表、表示……」

 綠髮男子推了推掛在鼻樑上的眼鏡,疑惑的看著膠板。
 即使他不願意承認,但有些事他仍然不得不去正視。
 那就是,綠間真太郎這個男人實在太過笨拙,根本不知道如何表現自己的感情才是正確,更沒有主動向哪個人表示過好意。

* * *

 「高尾,這個給你。」

 高尾和成今天也一如往常的拉著板車來到綠間真太郎的家門口,「運送」他親愛的王牌大人回學校晨練。豈料就在他剛騎上單車,準備踩動腳踏的時候,臉頰突然被什麼冰冷的東西碰到。

 他回過頭,看見綠間向他遞出一個圓柱型的物體。
 
 「嗯?這是什麼?」
 「看了就知道了吧。是罐裝咖啡。」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總之你收下就對了。」

 受到女王至高無上的命令,高尾只好什麼都不再問,乖乖的把罐裝咖啡丟進單車前頭的籃子裡,踏起板車來。

 踏了十分鐘,高尾他們終於遇到了第一個交通燈。他們進行了今天第一次形式上的猜拳勝負,想當然爾——高尾漂亮的蟬聯了拉板車的「寶座」。

 雖然已經進入初秋,但夏日的餘韻猶在。稍嫌炎熱的天氣加上劇烈的運動,高尾和成早就汗流浹背。他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嚥下一口津液卻不能舒解渴著的喉嚨。

 「吶,小真。」
 「什麼。」
 「這個可以喝嗎?」高尾指了指前面的罐子。
 「不行!」
 「為什麼?」
 「喝了的話就不再是『罐裝咖啡』,而是普通的鐵罐了吧!」
 「那有什麼問題?這不是小真送給我喝的嗎?」
 「嗚……」綠間一下子被問倒了,想不出應該怎樣反駁高尾的問題。

 的確,從正常的角度來看這一點問題都沒有,反而把它喝掉才是正論吧。可是這罐咖啡是——

 正當綠間困惑著應該怎樣蒙混過去的時候,耳邊就傳來了高尾的笑聲。
 
 「有、有什麼好笑的!」
 「噗、哈哈,小真,這是我今天的幸運物吧?」
 
 這個男人實在是太過敏銳。
 他這種什麼都猜透了的語氣讓綠間有點不服氣,不肯回答高尾的問題。
 
 「小真原來有留意我的幸運物啊?」
 「只、只是正好看到而已!今天天蠍座剛好是巨蟹座下一位——」
 「我有說過自己的星座嗎?」
 「什…!」
 
 這是綠間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作「愈描愈黑」。
 他明白要是再說話只會說多錯多,於是他像是被高尾的質問弄得失去了語言能力般,不發一言的瞪著他。
 
 「哈哈、抱歉抱歉,忍不住作弄過頭了。」
 「別摸我的頭!」

 看著那張不知道是因為生氣還是害羞而漲紅的臉,高尾努力忍住又要笑出來的衝動,為免他的王牌大人心情變得更糟糕。

 「別生氣了,小真。」溫熱的手輕輕的撫上他的頰,高尾把頭湊過去,在他耳邊低語︰「因為小真的暗示,我都收到了喔。」

 然後銳利的鷹之眼像捕捉到獵物一樣,精準的找到了目標的唇,吻上。
 
 Fin.
 Written by Violette. 06/10/2012 晚上10:06
 
 高綠日快樂!!!這篇是高(→)←綠這樣
 其實我真的好喜歡這兩個人……QAQ 通常我喜歡CP都是一對一對的喜歡,只有他們兩人是我就算拆開了也一樣喜歡的QAQ
 看完赤綠戰更喜歡他們了,你說他們兩人沒拍拖我才不信咧wwww(欸
 真希望他們兩個能幸幸福福的……orz

題目:黑子的籃球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posted at 09:43 | 黑子的籃球 | TB(0) | CM(0)
自我介紹

Violette

Author:Violette
-日文進修中
-最近為シズイザ病末期,有事請燒紙(此人有信心會一直萌下去直至病死)
-Pixiv上的シズイザ文怎樣看也看不完啦啦啦!!


聲優(男)︰onoD、hiroC、石頭、子安、福山潤、鈴村健一
聲優(女)︰能登、中島愛(?)、坂本真綾、植田佳奈、澤城美雪
NICO︰大本リツカ 其他不分先後︰ヤマイ、なな、clear、蛇足、that、寢下呂

其他︰SH、輕小說、B'S LOG、GIRL STYLE、日本菜、妄想、畫畫、翻唱(誰能教我後期!!)、看甜品書(對……是看,不是做)

噗浪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FC2計數器

類別
加為好友
應援

青春はじめ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