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揺り籠

——回歸於晚上的安逸

このページ内の記事タイトルリスト

【冬日】

要是你問以前的阿修羅在四季之中最喜歡哪個季節,他的答案是「沒有特別喜歡的」。而現在,他大概會不假思索的給出答案——冬天。

但假如再進一步問他原因的話,他就會不自覺地做出那個拉扯圍巾的小動作,眼神也會開始搖擺不定——當然那也只是只有里斯才能看得出來,微小至極的晃動。

雖然里斯一直都樂於「欣賞」這樣的阿修羅,但他始終很想知道為什麼他在這個問題會有這種過度的反應。

* * *

從阿修羅來到里斯身邊起已有半年多,季節也經過兩次更替。雖未進入嚴寒,但已是令人想待在被窩取暖的天氣。

里斯由於自身的能力,本來就是不怕寒冷的體質。能夠在這種天氣下出外賞雪,也算是他的特權吧。

抬頭望向顯得比平常更高的初冬夜空,昨晚在這幅天然畫布上閃爍的東西,也因為白色碎片的降落而消失不見。

他想起了那個說喜歡冬天的戀人。

在下雪的日子,他不可能隻身走進森林的樹上休息,所以唯一的去向就只剩下——

里斯輕巧地跳到宅邸的屋頂,果然發現了獨自坐在邊緣的阿修羅。

「你果然在這裡呢。」

生前身為忍者的阿修羅似乎很討厭經常待在室內,根據本人的說法,是他比較喜歡空曠的地方還有野外的空氣。

雖然今天下著雪,但他還是沒有改變每晚外出散步的習慣,一個人來到了宅邸的屋頂。

「不冷嗎?」里斯毫不介意瓦片上的雪,走到阿修羅身旁坐下。

阿修羅並未詫異於來人的出現。對於他的發問,他搖了搖頭,然後仰望不停飄落雪花的天空︰「我喜歡看冬天的夜空。」

聞言,里斯也跟著抬頭看向那片一望無際的夜空。

靜謐雖彌漫在兩人之間,但沒有做成任何尷尬的感覺。這種有默契的沉默,反而令兩人覺得安心。飄雪落到他們身上,為他們的衣服染上一層白色後又馬上溶化掉。里斯看著阿修羅專注的側臉,有點恍神,不禁覺得戀人的臉龐帶了抺夢幻的色彩。

「果然下起雪來還是會冷啊……阿修羅,回去吧?」

雖然里斯並不覺得冷,但要是他直接問他,頑固的戀人大概會逞強說自己不冷,不肯回到屋內。

「再多看一會兒。」

見阿修羅對冬天竟有這般執著,里斯也不再阻止他留在這裡。

沉默持續著,直至里斯感覺到肩上的溫暖。

阿修羅竟把圍在脖子上的藍色圍巾取了下來,把其中一端放到他的肩膀上,以眼神示意他圍著。然後他把另一端纏上自己的脖子,往里斯身邊靠了靠。

感受到身旁的熱源,里斯最初雖然難掩錯愕,但很快就恢復過來並摟過戀人的腰,把他帶進懷中,兩人分享著同一份溫暖。

今天的阿修羅,總感覺特別主動呢?

里斯在腦中尋找著使戀人有這等改變的線索,最後達到了一個結論。

「……里斯,你能猜到我喜歡冬天的原因嗎?」

面對戀人冷不防的提問,里斯莞爾,臉上又掛起了阿修羅那最喜歡的自信笑容。

真是個愚問啊,阿修羅。

「嗯,我猜到了。」

都這麼呼之欲出了還不知道才怪。

「既然猜對了,那也應該有獎勵對吧?」

他臉上的自信轉為魅惑,拉過對方圍巾的末端,那就是兩人雙唇重疊的信號。

-完?-
posted at 22:17 | UL | TB(0) | CM(0)
【里斯的觀察日誌】


六月十三日 陰

有關阿修羅,可能是因為生前所受的訓練使然,這位服裝品味獨特的新人阿修羅話很少,表情也很單一,再加上臉總是被籃色的圍巾擋掉一小半,要從他的臉上讀出什麼信息,幾乎是不可能的。

嘛,這大概就是世間所稱的「面癱無口」?

可是只要細心觀察,就能發現其實他也是有很多「表情」的。特別是與他成為了戀人這種特別的關係後,跟他接觸的機會多了,我愈來愈確信這個事實。雖然我們之間相處的年月尚短,但對這點關於他的小事我還是相當有自信的。

例如在今天吃過晚餐後發生的事,就證明了我是對的。

* * *

「吶,不覺得阿修羅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嗎?」我把從吃完晚飯起就一直懷有的疑問拋出來,然後望向坐在身旁的帕茱,希望能得到一個值得參考的答案。

「誰知道那傢伙的心情啊,他的表情不都是那樣嗎?」
「哪有,那傢伙表情明明就很豐富嘛。」

回來的是個事與願違的答案,我該早就知道這個跟阿修羅關係不太好的女人不會有什麼富建設性的回答。加上帕茱的發言明顯對阿修羅有誤解,我不得不為戀人平反。

「嗄?前輩,看來你要去看眼科醫生,需要我的介紹嗎?我知道有一位醫生很好的,連精神病也……」
「誰要去看醫生啊!」

吃完晚飯的帕茱沒好氣再理我,帶著「寵物」聖獸出門做飯後散步了。

「真是的……」

我的眼睛跟精神都沒有毛病,從剛才吃完飯開始,阿修羅的臉頰就微微鼓起,一副彷如對什麼表達不滿中的表情。
不想再這樣猜猜忖忖,我走到阿修羅身邊拉開椅子坐下。

「阿修羅,晚飯的菜不合口味嗎?」
「……不是。」
「那你是因為什麼心情不好?吃晚飯前都好好的啊。」
「……!」

似乎是覺得詫異而證大了雙眼,但也只是一瞬間的事。他習慣性的拉了拉圍巾,透過布料傳來了悶悶的聲音︰「我沒有心情不好。」

「少騙人,你的臉頰脹起來囉?」
「……閣下不須為在下費心,在下真的沒有——」
「叫我里斯。」

所謂「閣下」,似乎是對我的敬稱的樣子。我皺了皺眉,表達我的不滿。
每當他用這個稱呼我,而用「在下」稱呼自己時,不是有什麼想隱瞞,就是想把我推開的時候。在我們已經成為戀人的現在,沒理由再讓他用這種稱呼叫我。

正當我想繼續追問下去的時候,廚房傳來了大小姐跟侍僧布勞的聲音。

「布勞,今天沒有飯後甜點嗎?」
「是的,大小姐很抱歉,我忘記購入砂糖了。」
「是嗎……」

每天的飯後甜品都是由大小姐指定的,根據大小姐的說法,甜的東西是一切體力的來源,所以飯後甜點是必要的樣子。
聽到他們對話,我倏地想起眼前的人對甜點的看法,好像是跟大小姐不謀而合……

「難道……是因為這個?」
「不、不是。」

看來生前作為忍者而被培養出來的正直個性已根深柢固,來到這個世界的他仍是不懂說謊。雖然說著否認的話,但略微動搖的語氣已經透露出事實。

「噗、哈哈哈!阿修羅,你真的很喜歡甜點耶!」

竟然是為了沒有飯後甜品而生悶氣嗎!

這樣的阿修羅與他平常冷靜沉著的形象並不相襯,但這種孩子氣的落差反而是他可愛的地方。

「……燕飛!」
「嗚嘩!」

……只是,要說他有什麼缺點的話,就是惱羞成怒的時候會不顧場合攻擊別人。

結果我被大小姐懲罰一個人收拾好亂作一團的飯廳,直到剛才才好不容易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回到自己的房間。

* * *

從晚上的回想中回來,我發現我的日誌寫的差不多全都是阿修羅。正想寫點其他的事時,卻因為房門發出喀喀的聲響而停筆。
打開樟紅色的門,日記的主角就站在那裡,雖然驟看之下是跟平常一樣,但細心一看就發現他劍眉微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
「……剛才的事,抱歉。」
「啊,不要緊啦,是我不應該取笑你。」

我走到桌子旁邊,他也跟著我走了進來。為了不讓他發現我寫的日記,我連忙把打開的筆記本闔上,帶著他在床沿坐下。

「飯後甜點嗎……其實我也一直在期待呢,今天沒有真可惜。」
「我也……同感。」
「那麼阿修羅,你要給我補償嗎?」

看準了他因為不解而抬起頭來的一刻,我拉下他一直用來擋臉的圍巾,把溫暖的唇印上他的。

「唔……!」

兩片薄唇的溫度低得有點嚇人,可是這等溫度差很快就縮小至零。
他似乎想張口向我表示抗議,但那全都在我借機入侵他口腔變得後無疾而終,他的雙手從一開始的拒絕到無力,再到攀上我的背後,一切都是跟隨著不停上升的溫度而產生的反應。

對於他這樣的行動就像是飛蛾撲火的這點,他一定不會明白。

「嗯……」

深吻混著灼熱的呼吸,我們雙方都忘我地索求更多,直至肺部出現難受的感覺,我才離開那片柔軟。

「謝謝款待。」

我為他恬走嘴角因方才激烈的吻而來不及吞下去的透明液體,視線稍微往上,剛好對上他蓋上了一層水霧的雙瞳,因缺氧而雙頰變得緋紅的他小小的喘著氣,一切都顯得煽情而旖旎,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看吧,表情又變了。

盯著明顯是因為我的行為而感到又羞又惱的他,我感到有種像是沐浴在和絢的太陽光底下般和暖的感情,漸漸的充斥心房。

啊,好想抱緊眼前的人。
無論是他微小的臉部變化,還是現在這種會煽動人的樣子,都是我一個人的東西。
想到這裡,就覺得這個人很可愛。

「里斯?」

對我的沉默表示疑問,他褐色的眼睛稍微睜圓。我把他這一點點小動作都收在眼底,禁不住把他整個人圈進雙臂間,享受這種平和幸福的時光。

吶,阿修羅。
再給我多看一點你不同的面孔,在我面前表露更多不同的感情吧。
想必到了那時候,即使不用言語作交流,我也能把你心裡所想的了解得一清二楚了吧。

你說是嗎?我親愛的無口戀人。

-完-

這篇文又名里斯對阿修羅的發廚實錄,前輩你還是去看薩堤斯醫生比較好惹wwww(別這樣
阿修羅真的超可愛的,面癱屬性萬萬歲!!!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posted at 22:15 | UL | TB(0) | CM(0)
未來

「啊,薩爾,歡迎回來。」

剛推開洋館的大門,薩爾卡多的腳還沒踏上館內黑白相間的地板,就被某人的歡迎說辭嚇得差點放掉手上捧著的書。

「別接近我,野蠻人。」因為雙手捧著書,所以即使梅倫的手已經碰上並摟過他的腰際,他也只能默默忍受,嘴裡說著毫無用處的警戒。

兩人一起,正確的說是梅倫無視薩爾卡多的抗議跟著進入了圖書館,前者熟練的幫後者在門上掛上了「準備中」的牌子。

跟著薩爾卡多走到櫃檯附近,梅倫把禮帽摘下,拿在手上把玩著︰「吶,知道嗎,那隻軍犬的記憶又恢復了喔。看來再過不久,梅倫就要帶他回到現世了吧。」

「哼……」聽見有關那隻野蠻軍犬的事,薩爾卡多只是淡然地應了一聲,繼續手上的工作。

翠綠的眼睛凝視著戀人認真工作的側面,交疊在下顎的手伸出輕觸他帶紅的眼角︰「不知道薩爾的過去是怎樣的呢?要是有梅倫的一席之地,梅倫會感到無限光榮的。」

戴著手套的手撫上小麥色的皮膚,稍涼的觸感使薩爾卡多微微一顫,一瞬間有點出神。

「……輕浮。」拍掉梅倫的手,他將剛搬進來的書移到自己面前,好讓它們能擋掉那煩人的臉。

「梅倫是說真的。」

「……我跟你在死前有聯繫這種事,光是想就覺得討厭。」

「真過份啊,梅倫很傷心喔?」與語氣相反,臉上是讓薩爾卡多看見就想揍人的笑容。若非他早就用書本擋住了他的臉,相信他早就用鋼索把梅倫綁起來,並施以暴力對待。

「不過……」他這樣說著,上一瞬間還是空無一物的白色手套上出現了一顆紅心。

「引路人沒有過去,所擁有的也只是不停帶領已死之人去向的未來。」

梅倫重新戴上摘下不久的禮帽,踏著響亮的腳步聲離開了圖書館。

不知不覺間薩爾卡多的手裡竟出然了方才梅倫拿出的紅心,他不屑的把撲克牌放到桌上,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

……真是無論何時都是如此不設實際的男人。

之後,薩爾卡多嘗試忽略左胸傳來的異樣,開始身為圖書館理員的工作。他把剛剛捧進來的書本逐一貼上標籤、分類,卻發現今天的效率比平常差了很多。就在很不容易餘下最後一本書的時候,薩爾卡多聽到了身為軍人特有慎重而又輕巧的腳步聲。

從書中抬起頭,果然看見了那位久違了的愛書軍人。

「艾伯先生,很久沒見了。」剛才煩躁的心情暫時因為好友的出現一掃而空,他的臉上微微勾起了一個弧度。

艾伯李斯特是這裡少數能跟他談書的人,有時候兩人談得太忘形,忘了吃飯或作息的時間,甚至會惹來某隻軍犬對自己投訴。

「嗯,很久沒見。近來經常跟隨大小姐出任務,都沒機會來借書看呢。」

「辛苦您了,艾依先生的記憶似乎又恢復多一點了?」

「……嗯。」提到艾依查庫的記憶,艾伯李斯特的態度表現出微微的拒絕。

……看來不是好的記憶啊。

「無論是怎麼樣的記憶,他的身邊也有艾伯先生,不是嗎?」雖然不清楚是怎麼樣的記憶,但從好友臉上看出了一點端倪的薩爾卡多決定不追問。

似乎是感受到氣氛有點壓抑,艾伯李斯特把話題的中心改變︰「薩爾卡多也很快能取回記憶了吧,畢竟大小姐很喜歡你。」

「……聽說取回至死的記憶後,就能回到現世是嗎?」

這是薩爾卡多剛來到這個世界時,那個可惡的引路人告訴他的。他還記得,當時他綠色的瞳仁隱約染上了一層寂寞。當然,現在的他認為那絕對是錯覺。

「似乎是的,雖然現在還沒有人試過。」

之後薩爾卡多向跟艾伯李斯特談論了一下有關新書的事,但對方似乎有事要做,只談了幾句就匆匆離開了。

他把最後一本新書也整理好,沉默在圖書館中迴盪。剛才因為友人出現而消散的感情,又再次纏繞圖書館理員的心。

在這個沒有光的世界,已死之人在到這裡後的目的只有一個——取回生前的記憶,找出死不瞑目的原因後回到現世。

可是梅倫,你在這裡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引路人沒有過去,所擁有的也只是不停帶領已死之人去向的未來。

沒有跟自己有關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何而來、為何而生。被帶到來到這個世界的人總有一天可以離開,然而引路人只有留在這裡的命運,永無止境。

「恢復記憶……嗎。」

腦海中浮現那個人離開圖書館時的背影,薩爾卡多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浮躁。
取回記憶什麼的,本來自己就沒想到那麼遠。他只是個剛加入不久的新人,相信大小姐也暫時沒打算讓他恢復,更別說是離開這個世界。

可是,要是自己也有那麼一天的話——

「……真是會連累人的野蠻人。」

隨手把剛剛放在桌上的紅心夾進看到一半的書中,薩爾卡多把「休息」的牌子掛到圖書館門外,往大小姐隔壁的房間走去。

* * *

「薩爾?你怎麼會來?」應幾下有規律的敲門聲而開門,梅倫看見來人難掩錯愕,因為薩爾卡多從未試過像這樣自己一個人來到他的房間找他。

「怎麼,不想看見我?」薩爾卡多挑眉,表示不滿。

「怎麼會呢,看見你梅倫自是幸福至極。」

「哼。」就會說不著邊際的話。

「那麼,親愛的薩爾難得的來找梅倫是為了?」看著難得出現在自己房間的戀人,梅倫從後摟著他,把臉埋在他的頸窩。

「……我們今天不是說過有關記憶的事嘛。」

看著戀人微微歪頭表示疑問的樣子,薩爾卡多偷偷的深呼吸,轉過身仰頭看著梅倫。

「梅倫,即使所有人都離開了,我也不會走的。」

今天第一次看見這傢伙的那種表情。
那時他離開的背影似乎在告訴薩爾卡多,他在哭泣。
那驟看下去跟平常一樣的笑容,在那時彷彿是他向他求救的信號。

——不想變成一個人啊。

於是薩爾卡多看進那映照著自己的雙眼,堅定的道︰

「因為我的未來,就在這裡。」

所以梅倫,別再露出那種樣子了。
既然沒有過去,那我們就抓緊未來吧。

房間被沉默所支配,兩人附近的空氣似乎亦因為他們的無言對望而愈漸沉重起來,薩爾卡多黝黑的臉上開始出現微微紅暈。

……臭蜜瓜你快點給我說些什麼啊你沒看見我都快要因羞恥感而死了嗎——
當薩爾卡多快要按捺不住而把上述的抱怨說出口的時候,梅倫終於劃破了沉默。

「……失禮了。」

但那卻是令薩爾卡多不解的一句話。

「等、梅倫,你這是在幹什麼!」

前一秒尚是光明的視界忽然被奪走,取而代之的是那人獨有的淡雅香氣還有他衣服上籃色的絲帶。

「抱著你啊。」

「這我知道,所以說這到底是——」

「……」沒有回應。

——我明明這麼認真的在跟你說話你這是什麼意思!
本想這麼吐槽的薩爾卡多,在看見梅倫的臉後噤聲。

失去了往日自信的笑容是多麼難看,薩爾卡多終於明白。
明瞭了什麼的他雙手彷彿要給予回應似的,環上了對方的背。

感受著從背部傳來的溫暖,梅倫竟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曾經那麼討厭去思考的未來,也變得沒那麼討厭了。梅倫甚至第一次覺得期待一下也不錯。

「……謝謝。」

因為,未來有你。






^p^這裡是說要寫文寫了一星期的Vio
這篇文完全是對梅倫沒有R卡的怨念下的產物,所以官方沒有機會打我臉啦!(得意什麼
梅薩真的好萌。
真的好萌。
好萌。(重要的話說三次(煩

於是這是篇描述蜜瓜內心軟弱的文章。
但在寫的過程中,蜜瓜暴走了不止一次wwww(被安慰途中推倒薩爾什麼的梅倫你在我心目中到底有多禽獸wwwww
事實証明梅倫你根本什麼軟弱也沒有啦你這個厚臉皮的wwww

posted at 18:40 | UL | TB(0) | CM(0)
自我介紹

Violette

Author:Violette
-日文進修中
-最近為シズイザ病末期,有事請燒紙(此人有信心會一直萌下去直至病死)
-Pixiv上的シズイザ文怎樣看也看不完啦啦啦!!


聲優(男)︰onoD、hiroC、石頭、子安、福山潤、鈴村健一
聲優(女)︰能登、中島愛(?)、坂本真綾、植田佳奈、澤城美雪
NICO︰大本リツカ 其他不分先後︰ヤマイ、なな、clear、蛇足、that、寢下呂

其他︰SH、輕小說、B'S LOG、GIRL STYLE、日本菜、妄想、畫畫、翻唱(誰能教我後期!!)、看甜品書(對……是看,不是做)

噗浪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FC2計數器

類別
加為好友
應援

青春はじめ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