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揺り籠

——回歸於晚上的安逸

このページ内の記事タイトルリスト

未來

「啊,薩爾,歡迎回來。」

剛推開洋館的大門,薩爾卡多的腳還沒踏上館內黑白相間的地板,就被某人的歡迎說辭嚇得差點放掉手上捧著的書。

「別接近我,野蠻人。」因為雙手捧著書,所以即使梅倫的手已經碰上並摟過他的腰際,他也只能默默忍受,嘴裡說著毫無用處的警戒。

兩人一起,正確的說是梅倫無視薩爾卡多的抗議跟著進入了圖書館,前者熟練的幫後者在門上掛上了「準備中」的牌子。

跟著薩爾卡多走到櫃檯附近,梅倫把禮帽摘下,拿在手上把玩著︰「吶,知道嗎,那隻軍犬的記憶又恢復了喔。看來再過不久,梅倫就要帶他回到現世了吧。」

「哼……」聽見有關那隻野蠻軍犬的事,薩爾卡多只是淡然地應了一聲,繼續手上的工作。

翠綠的眼睛凝視著戀人認真工作的側面,交疊在下顎的手伸出輕觸他帶紅的眼角︰「不知道薩爾的過去是怎樣的呢?要是有梅倫的一席之地,梅倫會感到無限光榮的。」

戴著手套的手撫上小麥色的皮膚,稍涼的觸感使薩爾卡多微微一顫,一瞬間有點出神。

「……輕浮。」拍掉梅倫的手,他將剛搬進來的書移到自己面前,好讓它們能擋掉那煩人的臉。

「梅倫是說真的。」

「……我跟你在死前有聯繫這種事,光是想就覺得討厭。」

「真過份啊,梅倫很傷心喔?」與語氣相反,臉上是讓薩爾卡多看見就想揍人的笑容。若非他早就用書本擋住了他的臉,相信他早就用鋼索把梅倫綁起來,並施以暴力對待。

「不過……」他這樣說著,上一瞬間還是空無一物的白色手套上出現了一顆紅心。

「引路人沒有過去,所擁有的也只是不停帶領已死之人去向的未來。」

梅倫重新戴上摘下不久的禮帽,踏著響亮的腳步聲離開了圖書館。

不知不覺間薩爾卡多的手裡竟出然了方才梅倫拿出的紅心,他不屑的把撲克牌放到桌上,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

……真是無論何時都是如此不設實際的男人。

之後,薩爾卡多嘗試忽略左胸傳來的異樣,開始身為圖書館理員的工作。他把剛剛捧進來的書本逐一貼上標籤、分類,卻發現今天的效率比平常差了很多。就在很不容易餘下最後一本書的時候,薩爾卡多聽到了身為軍人特有慎重而又輕巧的腳步聲。

從書中抬起頭,果然看見了那位久違了的愛書軍人。

「艾伯先生,很久沒見了。」剛才煩躁的心情暫時因為好友的出現一掃而空,他的臉上微微勾起了一個弧度。

艾伯李斯特是這裡少數能跟他談書的人,有時候兩人談得太忘形,忘了吃飯或作息的時間,甚至會惹來某隻軍犬對自己投訴。

「嗯,很久沒見。近來經常跟隨大小姐出任務,都沒機會來借書看呢。」

「辛苦您了,艾依先生的記憶似乎又恢復多一點了?」

「……嗯。」提到艾依查庫的記憶,艾伯李斯特的態度表現出微微的拒絕。

……看來不是好的記憶啊。

「無論是怎麼樣的記憶,他的身邊也有艾伯先生,不是嗎?」雖然不清楚是怎麼樣的記憶,但從好友臉上看出了一點端倪的薩爾卡多決定不追問。

似乎是感受到氣氛有點壓抑,艾伯李斯特把話題的中心改變︰「薩爾卡多也很快能取回記憶了吧,畢竟大小姐很喜歡你。」

「……聽說取回至死的記憶後,就能回到現世是嗎?」

這是薩爾卡多剛來到這個世界時,那個可惡的引路人告訴他的。他還記得,當時他綠色的瞳仁隱約染上了一層寂寞。當然,現在的他認為那絕對是錯覺。

「似乎是的,雖然現在還沒有人試過。」

之後薩爾卡多向跟艾伯李斯特談論了一下有關新書的事,但對方似乎有事要做,只談了幾句就匆匆離開了。

他把最後一本新書也整理好,沉默在圖書館中迴盪。剛才因為友人出現而消散的感情,又再次纏繞圖書館理員的心。

在這個沒有光的世界,已死之人在到這裡後的目的只有一個——取回生前的記憶,找出死不瞑目的原因後回到現世。

可是梅倫,你在這裡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引路人沒有過去,所擁有的也只是不停帶領已死之人去向的未來。

沒有跟自己有關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何而來、為何而生。被帶到來到這個世界的人總有一天可以離開,然而引路人只有留在這裡的命運,永無止境。

「恢復記憶……嗎。」

腦海中浮現那個人離開圖書館時的背影,薩爾卡多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浮躁。
取回記憶什麼的,本來自己就沒想到那麼遠。他只是個剛加入不久的新人,相信大小姐也暫時沒打算讓他恢復,更別說是離開這個世界。

可是,要是自己也有那麼一天的話——

「……真是會連累人的野蠻人。」

隨手把剛剛放在桌上的紅心夾進看到一半的書中,薩爾卡多把「休息」的牌子掛到圖書館門外,往大小姐隔壁的房間走去。

* * *

「薩爾?你怎麼會來?」應幾下有規律的敲門聲而開門,梅倫看見來人難掩錯愕,因為薩爾卡多從未試過像這樣自己一個人來到他的房間找他。

「怎麼,不想看見我?」薩爾卡多挑眉,表示不滿。

「怎麼會呢,看見你梅倫自是幸福至極。」

「哼。」就會說不著邊際的話。

「那麼,親愛的薩爾難得的來找梅倫是為了?」看著難得出現在自己房間的戀人,梅倫從後摟著他,把臉埋在他的頸窩。

「……我們今天不是說過有關記憶的事嘛。」

看著戀人微微歪頭表示疑問的樣子,薩爾卡多偷偷的深呼吸,轉過身仰頭看著梅倫。

「梅倫,即使所有人都離開了,我也不會走的。」

今天第一次看見這傢伙的那種表情。
那時他離開的背影似乎在告訴薩爾卡多,他在哭泣。
那驟看下去跟平常一樣的笑容,在那時彷彿是他向他求救的信號。

——不想變成一個人啊。

於是薩爾卡多看進那映照著自己的雙眼,堅定的道︰

「因為我的未來,就在這裡。」

所以梅倫,別再露出那種樣子了。
既然沒有過去,那我們就抓緊未來吧。

房間被沉默所支配,兩人附近的空氣似乎亦因為他們的無言對望而愈漸沉重起來,薩爾卡多黝黑的臉上開始出現微微紅暈。

……臭蜜瓜你快點給我說些什麼啊你沒看見我都快要因羞恥感而死了嗎——
當薩爾卡多快要按捺不住而把上述的抱怨說出口的時候,梅倫終於劃破了沉默。

「……失禮了。」

但那卻是令薩爾卡多不解的一句話。

「等、梅倫,你這是在幹什麼!」

前一秒尚是光明的視界忽然被奪走,取而代之的是那人獨有的淡雅香氣還有他衣服上籃色的絲帶。

「抱著你啊。」

「這我知道,所以說這到底是——」

「……」沒有回應。

——我明明這麼認真的在跟你說話你這是什麼意思!
本想這麼吐槽的薩爾卡多,在看見梅倫的臉後噤聲。

失去了往日自信的笑容是多麼難看,薩爾卡多終於明白。
明瞭了什麼的他雙手彷彿要給予回應似的,環上了對方的背。

感受著從背部傳來的溫暖,梅倫竟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曾經那麼討厭去思考的未來,也變得沒那麼討厭了。梅倫甚至第一次覺得期待一下也不錯。

「……謝謝。」

因為,未來有你。






^p^這裡是說要寫文寫了一星期的Vio
這篇文完全是對梅倫沒有R卡的怨念下的產物,所以官方沒有機會打我臉啦!(得意什麼
梅薩真的好萌。
真的好萌。
好萌。(重要的話說三次(煩

於是這是篇描述蜜瓜內心軟弱的文章。
但在寫的過程中,蜜瓜暴走了不止一次wwww(被安慰途中推倒薩爾什麼的梅倫你在我心目中到底有多禽獸wwwww
事實証明梅倫你根本什麼軟弱也沒有啦你這個厚臉皮的wwww

posted at 18:40 | UL | TB(0) | CM(0)
自我介紹

Violette

Author:Violette
-日文進修中
-最近為シズイザ病末期,有事請燒紙(此人有信心會一直萌下去直至病死)
-Pixiv上的シズイザ文怎樣看也看不完啦啦啦!!


聲優(男)︰onoD、hiroC、石頭、子安、福山潤、鈴村健一
聲優(女)︰能登、中島愛(?)、坂本真綾、植田佳奈、澤城美雪
NICO︰大本リツカ 其他不分先後︰ヤマイ、なな、clear、蛇足、that、寢下呂

其他︰SH、輕小說、B'S LOG、GIRL STYLE、日本菜、妄想、畫畫、翻唱(誰能教我後期!!)、看甜品書(對……是看,不是做)

噗浪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FC2計數器

類別
加為好友
應援

青春はじめ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