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揺り籠

——回歸於晚上的安逸

このページ内の記事タイトルリスト

前言︰

  -小真其實是有錢人家的少爺
  -兩人完全不幸福
  -Bad End



  下午三點十五分,他拉著那台有點鐵鏽的板車,沐浴在路人的目光下,來到你的家前。你的家早已不是五年前他熟悉的那個,他遲到了十五分鐘的理由大概也是因為這件事吧。
  
  「小真抱歉我來遲了!找你的家時迷路了……噗!」
  「笑什麼笨蛋。這不是你叫我穿的嗎。」
  「雖、雖然是啦……可是沒由來的想笑嘛……」

  他來到穿著秀德高中制服的你面前,看到你的打扮,他一下子就失禮的笑了出來。你托了托眼鏡,不滿的別過臉。曾經那麼合身的制服,現在也變得鬆垮垮的,衣不稱身的感覺令你有點不自在。
  
  「這樣看小真你還真是瘦了很多呢……醫生的工作很忙碌吧?」
  「既然知道,昨天就別突然傳短信叫我出來。」
  「抱歉抱歉,今天無論如何都想要見你嘛。回去秀德總覺得一定要有小真在身邊,不然好像少了什麼似的。」
  「哼。」

  他領著你走到板車的後座,然後猜了一次必輸的拳。你坐進了後座,一切就如高中的時候一樣。

  板車開始緩慢的前進,負責拉車的他的聲音從前面傳來,問的卻是你不願意去想、也不願意跟他說的事。

  「小真跟女朋友交往得還順利嗎?」
  「我今天都這樣跟你出來了,你還要問嗎?」
  「哈哈,抱歉。……也對呢,要是順利,就不會答應跟我一起來了。」
  
  聽到你的回答,他會意並開始談端論其他話題。每到交通燈的位置你們就重複那個沒有意義的猜拳,然後你們到達了母校。

  寒假中的學校很冷清,你們把板車拉到後庭。二月的寒冷天氣使得櫻花樹連花蕾也還沒有長出來,你們看著單調的樹枝,沉默了好一陣子。

  「小真你記得這裡嗎?」
  「啊,我記得。」
  「那時候第一次知道小真的家竟然那麼有錢,竟然還有未婚妻呢,真是嚇我一跳。」

  五年前,高中畢業的那一天,他在這裡跟你告白。你第一次向他表明你家的事情、還有有關你未婚妻的事,然後他被徹底的回絕了。
  即使如此,他還是固執的要你收下他制服的第二顆鈕扣。你記得,自己哭著收下了。
    
  「吶小真,那顆鈕扣,你還留著嗎?」
  「哼,那種東西,我早丟掉了。」
  「咦——好過份,那可是我的心臟啊?怎麼可以丟掉呢。」

  制服上的第二顆鈕扣,最接近心臟——所以他才會把鈕扣交給你。
  你都知道,所以其實你有把他的「心臟」好好保管,只是你的自尊不允許你坦率地回答。
  
  「我啊,還喜歡著小真喔?」
  「……笨蛋。」

  你真心的覺得,他是一個無藥可救的笨蛋——不論是五年前的他、現在的他、還是昨天晚上,傳了那封短信給你的他。

  * * * 
  
  之後,你們走遍了校園的各個地方,課室、天台……每到一個地方你們都停下來聊了一會兒往事,雖然主要都是他說,你很少參與。最後,你們來到了籃球場的時候,已是黃昏。

  你們拉開籃球場的門,橙黃的夕陽照進了場內,球場上只有你們兩個的影子。 

  「小真,最後能給我再看一次……你的投球嗎?」
  「……」

  你點了點頭,拿起了籃球。早已經沒有纏著繃帶的左手,現在不是為了打籃球,而是為了醫治別人而存在的。
  
  他看著你的雙手,從預備動作、到舉高、到把球投出——他的眼睛追蹤著籃球所描繪出來的弧線,然後看著它乾脆、準確無誤的穿過籃框。

  你回頭看他,臉上還是那個充滿自信的笑容——他看著,卻沒由來的想哭。

  * * *
  
  走出學校的正門,已是華燈初上的時間。
  結果你們還是沒有去取回那輛使用了三年的板車,就離開了這裡。
  你們一起走了一段路,然後走到了分歧點。高中的時候,在這個分歧點你們總是一起走向右邊;然而現在他卻站在左邊,回頭看你。

  「那麼小真,我走這邊喔。……你呢?」
  「……」

  你早已做了決定。  
  你朝他走過去,伸出左手拉起他的手。
  
  「——我陪你,走吧。」
  
  聞言,他笑了,你覺得這是他這一生人中最難看的笑容。
  你知道他大概想說什麼來拒絕你,然而你也知道不論他說什麼,你也不會改變你的決定。
    
  也許沒有什麼比這件事更令他高興,同時又令他難過了。
  
  結果你們兩個還是一起邁步向前走。
  兩人都不太熟悉這邊的路,他牽起你的手,你這才發現你因為本能的害怕而在發抖。
 
  「小真,覺得冷的話還是早點回家吧?」
  「不,我不冷。冷的是你吧。」
  「哈哈,也許是吧。」
  
  你們走著,終於到了目的地,而那裡不是你或他的家。你看了看身旁那台只有紅跟綠色的燈,綠燈正在閃爍,你知道它大概快要變紅了。
  遠處傳來電車快要經過的聲音,你刻意沒有去看,只是抬頭看著圓得出奇的月亮。
  
  「……高尾,今天的月亮真美啊。」
  「嗯,美到我覺得就算死掉也無所謂啊。」

  你跟他相視而笑,握緊了對方的手,然後向前踏步。
  那一步,便是永遠。













 To: 綠間 真太郎
  From: 高尾 和成
  Date: 13/02

  小真,還好嗎?
  算起來應該有五年沒有聯絡你了吧。

  也許你這刻正想著「這傢伙是誰?」這種事吧,哈哈。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接下來的內容,就請你忽略,然後請跟未婚妻過著幸福的人生吧。



  五年前,跟你告白的時候,你告訴我你家裡、還有關於你的未婚妻的事——那個時候,你哭著告訴我你沒辦法跟我在一起。
  我曾經恨過沒有去反抗父母決定的你。所以這五年來,我嘗試過過著沒有小真的生活。
  然而到了最後,我還是沒辦法把「綠間真太郎」從我的記憶裡刪除。

  我很不甘心喔。
  雖然不甘心,卻什麼辦法都沒有。
  每次想到小真就覺得很痛苦,心臟像是揪成一團般——
  我根本不能接受沒有小真的生活。

  啊,也許我這樣的說法有點不對……
  我的心臟,早已經在五年前送給小真了。

  意識到這點的我,能做的事似乎只剩下一件了呢。

  明天下午我打算穿著秀德的制服,然後回學校一趟。
  抱歉啊,小真。本來我是打算一個人去的,可是一想到那時候沒有你在身邊,就覺得很悲傷,悲傷得撐不下去。

  我啊,到了現在,還愛著小真喔。
  所以才鼓起勇氣,傳了這封短信給你。

  要是你也跟我一樣,願意跟我一起去的話,就請給我回覆吧——


  
  Fin. Written by Violette 19:31 14/02/2013



後話︰

究竟……有人知道……我在寫什麼嗎……
不明白我在寫啥的絕對不是你的錯,而是我的文筆有問題……orz
前幾天突然好想試試寫一下板車組的悲文,突然很寫他們兩個殉情的場面(到底
可是很明顯我還不夠功力,還要挑戰用「你」這種人稱,真是……!(?
結果造成了這種不知所謂的感覺,想寫的東西卻沒有好好的表達出來……QAQ
寫的過程很辛苦,除了要煩惱如何含蓄的表達他們的結局外,還要邊揪著心邊寫高尾的「遺書」QAQ
唉明明是情人節我為什麼會寫篇這樣的東西呢……真是無解^q^ 以下解說~

解說︰

這是個高尾獨自過了五年沒有綠間的生活,但始終沒法忍受沒有綠間的日子,決定去自殺的故事。
本來是不打算告訴綠間的,結果始終是想再賭一次,結果就有了那封短信。
至於小真呢,五年來其實也一直跟高尾一樣。收到短信的時候,其實他隱約察覺到高尾的想法,不過真正確定的,是看到高尾哭著看他投籃的時候。

啊還有正文最後兩人的對話,用的是很老很老的梗了……^q^ (有看同人的應該總有看過一兩次

小真說的「月亮很漂亮」是出自夏目漱石的翻譯,而高尾說的「覺得死也沒所謂」是出自二葉亭四迷的翻譯小說《愛絲雅》,兩句都是表達「我愛你」的意思。
題目:黑子的籃球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posted at 19:45 | 黑子的籃球 | TB(0) | CM(0)
自我介紹

Violette

Author:Violette
-日文進修中
-最近為シズイザ病末期,有事請燒紙(此人有信心會一直萌下去直至病死)
-Pixiv上的シズイザ文怎樣看也看不完啦啦啦!!


聲優(男)︰onoD、hiroC、石頭、子安、福山潤、鈴村健一
聲優(女)︰能登、中島愛(?)、坂本真綾、植田佳奈、澤城美雪
NICO︰大本リツカ 其他不分先後︰ヤマイ、なな、clear、蛇足、that、寢下呂

其他︰SH、輕小說、B'S LOG、GIRL STYLE、日本菜、妄想、畫畫、翻唱(誰能教我後期!!)、看甜品書(對……是看,不是做)

噗浪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FC2計數器

類別
加為好友
應援

青春はじめ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