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揺り籠

——回歸於晚上的安逸

 《任性而又可愛的,可不只貓而已》

 綠間真太郎自問今天也盡了能盡的人事,一如往常的來到學校。鞋帶是從右邊開始綁的、也聽從了「晨間占卜」的話把幸運物南瓜吊飾帶了過來。一切的動作都是那麼完美,綠間以為他今天也會擁有順利而又安全的一天。

 然而,這個想法在他打開課室的門,走到自己的位子座下,把書包裡的書拿出來打算放進抽屜裡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顆雪白的頭冒了出來,圓滾滾的綠色眼睛跟他互瞪了數秒,然後綠間終於反應過來——

 「貓?!」

 那隻被稱為貓的白色小生物以敏捷的動作鑽出了綠間桌子的抽屜,連跑帶跳的蹦上了課室後方的儲物櫃上。
 
 這大概是綠間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身高。
 接近兩米的身高讓他不論多不願意,還是會自動捕捉到小貓的身影。

 「我買牛奶來囉,有乖乖的嗎——呃、小真?!」
 
 綠間看看高尾手上拿的牛奶,再看看櫃頂上的生物,在一瞬間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高尾……」
 「別這樣瞪我啊……」

 高尾心虛的別開眼睛,走到儲物櫃前輕聲的把小貓逗下來。大概是看見認識的人來了,小貓也乖乖的跳下來,在高尾的懷裡縮作一團。

 「這貓是我妹的朋友的啦。因為出遊了所以就寄放在我們家,可是早上大家都上班上學去了,所以我只好偷偷的把牠帶來學校。」
 
 「看,很可愛吧?」高尾遞起貓咪的一隻手,捉著肉球向綠間揮了揮。
 「……」
 「雖然本人在眼前我才這樣覺得,可是雪球還真像小真啊。」高尾來回看著綠間跟叫作「雪球」的小貓,「當然你比小真坦率得多了,吶?」比較完畢之後,他對小貓笑了笑,問了這個讓他惱火的問題。
 
 小貓像是聽懂了高尾的話,「喵」了一聲當作回應。
 
 ……不坦率還真是抱歉啊。

 高尾邊說話邊跟撫摸小貓背部的身影實在太過礙眼——綠間瞇了瞇眼睛,盯住躺在高尾懷裡、好像很舒服的小貓。

 「……別妨礙到我就好,其他隨便你。」再盯下去也沒用。綠間嘆了口氣,推了推眼鏡,走回自己的座下。

 「是的——」
 「喵——」

 一人一貓齊聲的回答,又讓他更煩躁了。

* * *

 綠間真太郎渡過了身為一個學生最不稱職的一日。

 原因,自然是那隻面目可憎(只有他這麼覺得)的生物。
 那個白色的頭顱常常從高尾的抽屜裡探出頭來,用得意、眩耀般的眼神(還是只有他這麼覺得)看著坐在高尾後面的他,害他以為牠隨時都會撲過來,幾堂課也得心驚膽顫地聽老師說話。

 好不容易撐到午飯時間,綠間精神上的疲勞卻已經超出負荷。

 「小真你剛才一直在盯著我的抽屜對吧?」
 「別把眼睛用在這種地方!」

 老師剛走出課室的門,高尾就馬上轉過來問他,調侃的語氣讓綠間心情更差。
 然後他們開始吃起便當,雪球則躲在高尾的抽屜,偷偷的喝著牛奶。

 「話說小真,今天你的幸運物是啥啊?」
 「南瓜吊飾。」
 「嗯?今天的幸運物很正常呢。」
 「對,所以也省了不少……等、你想幹嘛……!」

 那是一瞬間發生的事。
 綠間從懷中拿出鮮橙色、耀眼的南瓜吊飾後,似乎馬上就吸引了貓咪的注意。雪球從高尾的抽屜鑽出來,尖銳的貓爪勾走綠間手上的東西,以俊敏的動作跑出了開著的教室大門。

 「可惡,把我的吊飾還來!」
 「啊、小真等等!」

 綠間馬上丟下吃到一半的午飯,追著小貓來到中庭的草地,平常本應是學生吃飯的人氣地點,現在卻因為寒冷的天氣,一個人也沒有。也全靠這樣,兩隻貓的身影很容易就被找到。

 兩隻……貓?

 「竟然、增加了……?」

 綠間走上前,不敢相信這對他來說簡直是地獄般的光景。
 貓,從一隻變成兩隻。
 一黑一白的貓爪在把玩著他的南瓜吊飾,讓極度討厭貓的他只能站在原地,看著重要的幸運物被「摧殘」。

 ……仔細一看,這隻突然出現的貓還真像某人啊。
 黑色的毛、向上吊的眼角、橙色的瞳孔——

 「……簡直就像高尾一樣啊。」
 
 黑色小貓的動作異常活潑,明明是不知道在哪冒出來的貓,卻已經跟雪球混熟,不時用手爪抓牠的耳朵或是湊過去,讓他愈看愈對牠產生嫌惡感。
 
 貓本來已經夠討厭了,這隻黑色的貓讓綠間的不快指數快要爆錶。

 「小真!你突然跑出來幹嘛啦……咦?怎麼多了一隻貓?」
 「高尾你來得正好,把我幸運物拿回來。」
 「小真明明就是同種族的嘛,自己去不就好了……」明顯覺得麻煩的聲音。
 「高尾你說什麼?」
 「沒什麼?好啦我去拿就是了!」看見綠間充滿威脅意味的眼神,高尾只好認命跑到兩隻小貓之間,把被抓得滿是傷痕的可憐吊飾救回來。
 
 「話說回來,這隻黑色的貓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是野貓嗎?」高尾看著兩隻玩得歡快的貓,雖然是個令人微笑的畫面,但另一隻突然出現的貓帶來的麻煩還是不能忽視。

 「誰知道。回去繼續吃飯了,高尾。」
 「小真等等啦!不能就這樣把牠們留在這裡啊!」高尾急忙的抱起兩隻貓,追上綠間漸漸走遠的背影。

 多虧高尾的「多管閒事」,綠間又再戰戰兢兢地上了三節課。

 * * *
   
 到了部活結束,綠間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都已經疲憊不堪。換下隊服,綠間跟高尾離開了學校。因為早上沒有拉板車上學,下課也自然是用走的。
 
 「明明照著晨間占卜去做了,這麼不走運的日子還是第一次……」綠間深深的嘆了口氣,其中的疲態跟無奈顯而易見。

 盯著高尾手上抱著的黑色小貓,綠間問:「這隻野貓,你打算怎麼辦?」
 「嘛……先帶回家,問問妹妹的同學能不能收養好了。不能的話我家養也可以啊,反正我們一家人都很喜歡貓。」
 「……」

 「吶,小真,將來我們一起養貓怎麼樣?」
 「不要。」他已經不想再聽到任何跟「貓」有關的事了。
 「咦——為什麼啊?小真還是不覺得可愛嗎?」
 「……不覺得。」
 「真是的,一點都不坦率。」明明剛才練習的時候就很留意小貓的位置,就深怕牠們會受傷啊。
 「……反正我就是沒有那隻生物可愛。」
 「啊哈,小真你在吃貓的醋?」
 「你給我閉嘴!」

 「小真真是笨蛋啊……我是說過你沒雪球坦率,可沒說過你沒有牠可愛喔。」高尾把兩人交握的手帶到自己面前,在綠間的手上落下一吻。
 
 綠間被嚇了一跳,慌張的抽回手,別過頭慣性的托了托眼鏡。
 雖然綠間的反應是高尾早就預想到的,但看著他紅透的耳根,高尾還是滿足地笑了。

 半響,綠間才轉過頭來,清了清喉嚨道︰「……哼、你果然還是那麼輕浮啊。」
 「噗哈、輕浮什麼的,小真你是哪來的貴族大小姐啊?」高尾聞言抱著肚子笑了好幾分鐘,綠間則早已習慣他的奇怪笑點,也懶得開口阻止他的嘲笑。

 「……話說,小真沒有否認呢,我們將來也會在一起的事。」
 「什、我、我可沒這麼說……!」
 「哈哈,我明白我明白——」

 鵝黃色的街燈照射到這樣吵吵鬧鬧的兩人身上,在他們身後拉出長長的影子。
 高尾和成抬頭看看身旁還在抱怨的人,又低頭看看那隻再次乖乖地被他牽住的手,禁不住揚起一個苦笑,打消了收養貓的念頭。

 ——任性而又可愛的小貓,果然還是一隻就夠了。

 Fin.

 Happy Birthday to Takao Kazunari. By Violette. 21.11.2012

 和哥生日快樂!!!
 這是篇CP感薄弱的賀文,所以雖然是生日可是小真連一個吻也沒有送給和哥,我超不好意思的(欸
 小真對貓根本是同族嫌惡超萌的啊小真我愛你喔喔喔!(以上是我跟高尾的發言(高尾的生日呢

題目:黑子的籃球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posted at 09:45 | 黑子的籃球 | TB(0) | CM(0)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引用

自我介紹

Violette

Author:Violette
-日文進修中
-最近為シズイザ病末期,有事請燒紙(此人有信心會一直萌下去直至病死)
-Pixiv上的シズイザ文怎樣看也看不完啦啦啦!!


聲優(男)︰onoD、hiroC、石頭、子安、福山潤、鈴村健一
聲優(女)︰能登、中島愛(?)、坂本真綾、植田佳奈、澤城美雪
NICO︰大本リツカ 其他不分先後︰ヤマイ、なな、clear、蛇足、that、寢下呂

其他︰SH、輕小說、B'S LOG、GIRL STYLE、日本菜、妄想、畫畫、翻唱(誰能教我後期!!)、看甜品書(對……是看,不是做)

噗浪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FC2計數器

類別
加為好友
應援

青春はじめました!